过去一年是中国电竞行业爆发的一年

  • 时间:

【格力股权转让获批】

2007年入行,時間走過一旬。十二年裡,Miss披荊斬棘,成長為圈內“頂流”,但腳步從未停留,她也毫不掩飾自己“工作狂”的體質。《Miss排位日記》7年如一日地更新,每個月還有大量的直播、活動等著她,日程滿滿噹噹,以至於Miss前不久在微博“訴苦”,欠了直播平臺10天,“感覺要拿命來補啊……”

女主播技術見長者寥寥?不僅是主播,職業女子電競選手面對的環境同樣極其嚴苛,據報道,獲得多次電子競技大賽冠軍的女子電競隊伍RE-Girls,同等水平的女選手工資只有男選手的十分之一;而外界對她們的嘲諷和不解也比男選手多得多。

不可否認的是,電競行業存在性別歧視。不少觀眾在點開男主播的直播間時,往往抱著學習或欣賞的心態;而在點開女主播的直播間時,其心態大概可以概括為六個字:看美女打游戲。

在Miss看來,這兩年中國電競的發展,不僅體現在這些易觀方面,更重要的是信心。

LPL隊伍的發展之迅速令人瞠目。以今年的冠軍隊伍FPX為例,這支戰隊從成立到奪冠,僅花了1年多時間。其創始人為拳頭公司前資深設計師,背後金主為海外游戲市場龍頭公司趣加(FunPlus),可謂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戰隊。

北京,寒風肅肅的12月早晨,Miss——韓懿瑩出現在一場創新論壇上。

相比於前幾年強勢戰隊輪流統治的時代,如今的LPL強隊越來越多,優秀選手也越來越多,Miss坦言已經沒辦法說看好哪支戰隊,但“當然永遠都希望LPL再拿冠軍”。

對於家長,Miss則表示,“對父母來說,我覺得在最初的時候是要引導孩子的責任心,讓他對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不是說永遠都是非常粗暴的管教,這需要大家共同去努力。”

“原因是什麼?”Miss繼續解釋道,“因為我覺得她是在電競行業裡面獨特的女性從業者。很多女性從業者是以不同的角度切進來的,但極少有女性從業者是以技術切進來,我非常榮幸在電競行業最初能夠以游戲技術被大家所瞭解、認識且認可,我覺得這點很自豪。”

但時至今日,女主播在行業中仍然處於較為尷尬的位置。男主播中,由職業選手轉型的不在少數,觀眾對他們的要求往往限於技術和專業性;相比之下,觀眾對女主播的要求更加苛刻,外貌、身材往往是成就女主播的關鍵因素,這常常使人產生這樣一個疑問:觀眾看女主播的直播時,看的到底是什麼?

而多巴胺涌入大腦的這一刻,Miss說,她看到了另外一層人生。“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還是會選擇電競這條路。我理解它,我是它的參與者,它讓我感受到自己在面對困難的時候應該怎麼戰勝,怎麼剋服自己,怎麼挑戰不太可能完成的目標。”

“永遠不要本末倒置。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Miss說,“你是學生,那你的任務就是學生。權利和義務是對等的,只有做好了本職,才能獲得那個權利。”

中國電競用戶的規模也在2019年站上4億高位,明年預計達到4.3億。這一超大數字的背後,存在大量未被滿足的游戲和觀賽需求,其中觀賽需求尤其明顯,單純的線上觀賽已經無法滿足用戶需求。在此背景下,不少電競俱樂部開始主場化進程,和足球、籃球等傳統體育項目一樣在線下買票觀賽成為新的休閑娛樂方式。

結語:隨著電競逐漸為大眾所瞭解,國家層面上也出台了對電競的利好政策,人們思想上“電競=游戲”的枷鎖正在卸下。這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受眾越來越多,行業得以發展;另一方面,年輕一代開始把電競視為職業道路之一,如何確保自己不是“頭腦發熱”,Miss認為孩子們和家長應當共同努力。

據艾瑞咨詢研究院發佈的《2019年中國電子競技行業研究報告》,2020年中國電競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1353億元,比2018年和2019年分別增長413億元和223億元。儘管增長有所放緩,但依然保持了近20%的增速。

知名電競女選手、解說、主持人、虎牙當家女主播,多重身份下的Miss,被許多人直稱“電競女王”。

作為電競圈“元老級”的人物,Miss說,很榮幸自己在年輕的群體中是有一定話語權的。

在早幾年,任何一個電競項目,比如動作射擊STG類的游戲,是以歐美玩家為主導的;即時戰略RTS類游戲,幾乎是以韓國為主導的。Miss表示,之所以很多人稱2018年為中國電競元年,是因為這是中國最想拿的一個世界冠軍,並且在韓國主場上被我們拿到了。這一點給了所有中國電競從業者以及愛好者極大的信心。

Miss在調和行業矛盾,促進行業平等、良性發展的過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她曾獲得多項國內外專業電競賽事冠軍,讓大家意識到,原來女孩子也可以把游戲打得這麼好;2013年開始錄製的視頻節目《Miss排位日記》也以技術教學為主,不少男性玩家都有跟著Miss學游戲技術的經歷。

有人說電競是游戲,有人說電競是運動,但Miss堅持,電競是一種精神。這種精神是人與人智慧、操作、力量、韌性各個方面的抗爭,是和傳統體育比賽一樣,可以真切感受到的精神,這中間當然也包括和自己的抗爭。

電競行業至今仍然是被男性統治的行業,女性從業者屈指可數,女主播由於站在聚光燈下,所受的關註也就比其他女性從業者更多。如何改變行業及觀眾對女主播的刻板印象,一方面需要更多Miss等技術過硬的女性出現,另一方面在行業深入發展的同時,觀眾的心態也需要轉變。

“奪冠,就是世界的主宰”從當年在網吧里打游戲的小女孩,到先後站上《魔獸》和《星際爭霸2》的冠軍領獎台,再到電競事業全面開花,許多人問Miss,這一路上你感到最成功的時刻是什麼?

Miss認為,游戲的模式是變化的,但是電競的精神永遠在。“以前流行的是FPS類游戲,再早之前流行的是RTS游戲,或STG游戲,游戲模式會不停地轉變。未來會有什麼類型的游戲我們不知道,但無論是什麼樣的游戲,都是人與人之間智慧、操作、力量、韌性的競爭,其樂無窮。”

延展:電競行業存在性別歧視?在電競行業的發展中,女主播雖然屬於少數群體,但影響力不可小覷。以Miss為例,她在虎牙直播上的訂閱人數近900萬,是當之無愧的頭部主播。伽馬數據發佈的《2019年中國電子競技產業報告(直播篇)》顯示,中國電競游戲直播市場實際銷售收入在2019年達到79.5億元,占整體游戲直播市場的75.1%。女主播與直播平臺相輔相成,使越來越多的電競信息為觀眾所獲,也保證了游戲項目的持續熱度。

“還是奪冠。”Miss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一直覺得最成功,最開心的時刻,是你戰勝了所有的可能,戰勝了所有選手最後拿到冠軍的那個時刻,那一瞬間是你覺得整個世界都是你的。我之前是跟很多奪過冠的朋友們討論,我說你覺得用金錢去衡量你奪冠那個時候,多少錢你願意換?所有人都回答多少錢都不換。你會覺得我是這個世界的主宰,我戰勝了自己,我獲得了世界。”

“未來游戲,仍是人與人的競爭”電競作為一個新興行業,許多問題亟待解答,其中之一就是:一款游戲能存活多久?相比於足球、籃球等傳承成百上千年的傳統體育競技項目,游戲更新迭代快,生命周期短,剛吃透它可能就過氣了。而隨著越來越多開發商的加入,5G、雲端等新技術的發展,迭代速度只會越來越快,如何才能留住玩家的心,讓電競行業持續發展下去?

“中國電競需要世界冠軍”從2018年亞運會奪冠,到連續2年獲得《英雄聯盟》S賽冠軍,過去一年是中國電競行業爆發的一年。一方面,各項成就提升了社會對電競的正面認知,另一方面電競產業鏈從混亂走向有序,從懵懂走向成熟。

“有一天我跟一個很年輕的主播一起玩游戲。他說我是看你直播長大的,我開玩笑說這種話我都聽膩了,我說你今年多少歲啊?他說我今年17,當時看你在北京GTV電視臺時候的節目。算一下他當時看我節目的時候大概是8歲,我說那你還真的是看我節目長大的。”Miss笑著回憶說。

在被問到自己最喜歡的電競選手是誰時,Miss說,“我最喜歡的電競選手是一個叫做Miss的女生。”

周杰伦新歌上线田波院士逝世孟执中院士逝世全球23亿人超重棉兰老岛地震撒贝宁升级当爸周杰伦新歌上线格力股权转让获批UZI反超王一博大兴安岭红狐周杰伦新歌上线全球23亿人超重湖人七连胜Uzi续约Uzi续约曝王思聪被逼联姻艺术家陆建艺去世菲律宾南部地震中国国奥3-0马里AC米兰120周年国内首家千亿酒企田波院士逝世河北邯郸持刀伤人格力股权转让获批国足0-1韩国刘诗雯夺冠菲律宾南部地震河北邯郸持刀伤人樊振东许昕夺冠撒贝宁升级当爸